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.dmxs.org

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第97章

作者:寒雪悠 标签: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爽文 升级流 推理悬疑

  苏不语转过头,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“我伤心什么?反正要死的也不会是我。”
  鹿星南:“……你很有自信。”
  苏不语一本正经道:“有实力的人都自信。”
  鹿星南:“……”
  妈耶,为什么会有人这么自觉其美?
  鹿星南的嘴唇哆嗦两下,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  “行、行吧,你非要这么说。”
  “可我还是不明白,你都知道你的同伴是生化人,是卧底,是带着命令要来取你性命的,为什么你还能当作无事发生过?你这难道就叫把危险掌握在自己手里吗?我怎么觉得这是你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……”
  鹿星南心想他可能是啥也不懂刚到倒悬海的萌新,就忍不住絮絮叨叨将这里的危险都说了出来,还举了几个倒悬海中很有潜力的新人却被生化人卧底干掉的例子。
  他说的嘴巴都干了,唇上还泛起了白皮,那个姓苏的家伙居然一边吹着口哨,一边在一楼走来走去,似乎翻找什么。
  “喂!你倒是听我说话啊?你有没有认真听啊!”
  苏不语打着哈哈:“听了听了。”
  鹿星南:“那我刚刚说了什么?”
  苏不语敲了敲墙壁,“简而言之,你是提醒我白起很危险。”
  “那你想让我怎么办?杀了他吗?”
  听到“杀”这个字,鹿星南似乎被刺痛了,整个人忍不住轻颤。
  “即便……即便他是同伴,可是……”
  他犹豫着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。
  苏不语:“我教给你的第二堂课便是——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当初我邀请他成为我同伴的时候,我便仔细考量过他,我相信我的判断,即便他是生化人。”
  鹿星南看着他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  良久,他叹气,“你比我聪明,也许,你是对的。”
  苏不语微笑。
  他心里还有别的打算,但现在不是说出来的时候。
  苏不语几乎敲遍了所有的墙,仍旧什么都没发现。
  屋子里的温度越来越低。
  鹿星南抱着自己手臂,问他:“你在找什么?”
  “这里应该还有一个地下室的,奇怪,怎么没找到入口。”
  “地下室?”鹿星南忍不住了,“你为什么总是比别人知道很多的样子啊。”
  苏不语微笑:“因为我比其他人都聪明。”
  鹿星南吐槽:“哪有人这么夸自己的?”
  不,等等,他怎么混着混着成了吐槽的角色了?
  苏不语站在客厅里,视线缓慢地划过那一幅幅挂着白布的画。
  “只有这些没有检查过了。”
  他说着就要去掀白布。
  鹿星南急忙拦住他:“这里的画几乎都有问题,你就这么掀开不好吧?”
  苏不语眉梢一挑,“你说的也是。”
  他慢慢收回了手。
  鹿星南松了一口气。
  他还以为这位苏某人是个听不进去别人劝告的,原来也不是这样嘛。
  然而,还没等鹿星南这空气喘匀,苏不语就看着他道:“你还在等什么?”
  “啊?”
  苏不语:“你不是要替我掀白布吗?别愣着了,快动手。”
  我不是!我没有!
  鹿星南盯着他,“你这样……有些不地道吧?”
  “哦?”苏不语笑吟吟,“那我换种说法吧,我现在教你第三堂课——遇到事情一定要自己亲自试试,不要随随便便相信别人的经验。”
  “为了锻炼你,上吧,星星鹿!”
  鹿星南:“我特么……”
  他无可奈何地扭过头,一把将白布掀了下来。
  画面里是一个穿着繁复长裙的贵夫人,贵族夫人冷冰冰地瞥了鹿星南一眼,捏着手里的扇子遮住了自己的脸,毫不客气道:“这样对待一名淑女,真是个没有教养的家伙!”
  鹿星南:“明明是一幅画好嘛,你未免也……”
  苏不语一手覆在胸前,微微躬身,文质彬彬道:“哦,美丽的夫人,是我们打扰了你的安眠,很抱歉。”
  贵族妇女微微颔首,对鹿星南道:“好好学着点,你这个卑贱的平民!”
  鹿星南:“……”
  苏哥,你就是我哥,你这个变脸的速度有些快啊!
  苏不语:“教给你的第四堂课——能骗到别人帮你做事就不要亲自动手,金字海里的危险这么多,处处都要自己动手的话,那也太冒险了。”
  鹿星南:“可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啊。”
  “哦,我不这么说,怎么骗你过来乖乖掀开白布?”
  鹿星南:“……行吧。”
  苏不语抱着胳膊站在一旁,用下巴指了指,“那边还有,你继续掀。”
  鹿星南真不想干了。
  苏不语凉凉道:“连这种伤害都受不了,你还想要复仇?”
  鹿星南一咬牙,掀开了第二幅画的白布。
  画中是一个半裸的女人,那个女人一巴掌朝鹿星南糊了过来,甩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。
  “呸,臭流氓!”
  鹿星南红着脸赶快把白布又给盖上了。
  他哀怨地看了苏不语一眼。
  苏不语摇头:“看我做什么?你离我的最低标准还差的远了,教你的第五课便是——是不是随便什么人用复仇来激你一下,你都会热血上脑,不懂得思考了?”
  鹿星南咬着嘴,默不作声。
  “即便是复仇也是需要冷静的头脑的。”
  鹿星南垂下头。
  即便他感觉自己像是被苏哥好好戏耍了一通,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都是极为有道理的。
  “你说得对。”他哑声道。
  苏不语微笑,“既然我说得对,那作为报答,你就帮我把后面的几幅画都掀开吧。”
  鹿星南垂头丧气地继续去掀画框的白布,期间挨了无数打骂、冷眼和讥讽,最后一幅画的老先生甚至直接对着他啐了一口。
  鹿星南一个扭身,飞快地躲开了老先生的唾沫攻击,还顺便将白布重新抛了上去。
  他捂着胸口,不住喘气。
  只是掀了几幅画的白布,简直比打一场BOSS还要让他费精力。
  苏不语坐在不远处的沙发背上,单手支着下巴,笑眯眯地问他:“感觉怎么样?”
  鹿星南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被打的还有些疼的脸颊,小声道:“我感觉自己的脸皮越来越厚了。”
  “恭喜你,如果你真到了这个地步,那就是终于学到了我的绝技。”
  鹿星南:“……合着你的绝技就是厚脸皮?”
  苏不语抹了一把脸,“惭愧惭愧,在下脸皮之厚天下无双,古今第一。”
  鹿星南:“……”
  你可真好意思说啊!
  鹿星南撸了一把头发,双手按着膝盖,低头喘气,“你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?”
  苏不语:“当然,多亏了你的帮助。”
  听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,鹿星南的心总算是好受了些。
  鹿星南抬头看他:“你是在找地下室的门吗?地下室的门在哪里?”
  苏不语从沙发背上跳下,脚步轻快地走到第一幅画——那个捏着扇子的贵妇人前。
  他优雅地行了一个礼,拿腔拿调道:“哦,美丽的夫人,我需要您的帮助,想来如此美丽的你必然有一颗美丽的心,您一定会帮我的,是吗?”
  他抬起头,朝着那位贵妇人露出一个矜持又温柔的笑容。
  贵妇人用扇子遮住了脸,侧了侧自己的身子,露出自己身后一道小门——画中的小门。
  苏不语朝鹿星南招了招手,示意他靠的近一些。
  鹿星南整个人晕晕乎乎地靠了过来。
  苏不语一手拉着他,一手按住了那扇小门。
  一阵天旋地转。
  等鹿星南再次感觉到脚下地面的触感时,两人已经进入了一个光线昏暗的地方。
  鹿星南吸了一口气,鼻尖萦绕着潮湿腐朽的冰冷味道。
  他忍不住抖了一下。
  苏不语:“这里便是地下室了。”

上一篇:鉴罪者

下一篇:噩梦进行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