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嫁 第16章

作者:游瓷 标签: HE 古代架空

第20章 虎符

开春之后,栗府登门了两位不速之客。

来人正是栗安夫妇,两人备好了厚礼,三大马车拉着上门。方棠出来迎接,看到笑里藏刀的两个人,不禁有些警觉。

“去叫青槐望柳去后院守着二位夫人。”方棠轻声对婵松吩咐,“那些亲兵都在府中待命,没有我的信儿,不准轻举妄动。”

栗安和东阳郡主走上前来,对他拱手行礼:“方大人,许久不见,别来无恙啊。”

两人嘴脸明摆着黄鼠狼给鸡拜年,全然没安好心,初一到十五足足半月,却连半次也没来过,更别说填牙缝的一点薄礼。方棠眼瞅着对面是要先礼后兵,也不动声色,笑脸将两人迎入前厅。

婵松早沏好了茶,守在一边服侍。方棠坐下来,对着另一侧的栗安夫妇道:“的确是多日不见,还以为宣抚大人和郡主回岭南去了。是我礼节不周,早知道该是我先备礼登门拜访的。”

东阳郡主喝了口茶,冷冷笑道:“无妨,左右是一家人,不拘这些小礼。我俩今天来,是想找方大人商量事情,放眼整个栗府,怕是能做主说上话的,也只有方大人您了。”

“我如今只是暂领栗府,说不上做主。”方棠淡淡道,“小事我倒是处理得来,若是要紧事,须得等大将军班师之后再议。”

“方大人是文官,自然知道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的道理。”栗安道,“如今形势也是一样,叔父远在边关,就算要回朝也得半年有余,若是要紧事拖到那时,怕是连这栗府的天都要换了。”

方棠的茶盏顿在嘴边,他抬起眼,冷峻地望着对面:“宣抚大人这话不如说明白些,我虽是文臣,却也不喜优柔吞吐,有话最好直说。”

栗安冷哼一声,道:“那我不如与方大人说明,我叔父如今虽然北上,却人人皆知他在徐陵驻兵七万,南郡驻兵三千,而若要调动这些兵将,必得使我叔父手中御赐的虎符铁券,千军万马便可听凭调遣。”

“什么虎符?”方棠问道,“我从未听过。”

栗安道:“虎符与大军不会相隔太远,我清楚叔父的脾性,他既然将这几万大军留在京中,就一定也留下了虎符。我与郡主商议,想来方大人还无力驾驭如此之多的军士。而本官三代食禄,素有勤王之责,方大人还是将虎符交给我,让我来统领这七万精兵,也好过落入你一介弱书生之手。”

方棠放下茶盏,在桌面上轻轻“叩”的一声响。

“宣抚大人,我已经说了,我并不知道虎符在哪里,大将军也从未给过我任何东西。”方棠道,“就算在我手上,我又为何要给你?我又如何能知道,这七万兵马,你是要拿来勤王呢,还是要拿来谋逆的!”

栗安脸色剧变,见方棠敬酒不吃吃罚酒,骂了一声就要向他冲过去。

方棠倏然起身,外袍的袖子一甩,一抹寒光如电般闪过。东阳郡主已然意识到了不对,立刻开口阻止栗安:“不要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栗安已经冲到了方棠跟前,眼见着就要擒下面前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左御史,没想到方棠侧身一闪,手中短刀“噌”地滑出,一手卡着栗安的喉咙,另一手握刀抵在他下巴上:“都别动!”

东阳郡主面色狠厉地站了起来,看着已经骇到脸色发白的栗安,再看看一脸沉静、双手四两拨千斤紧紧钳着自己丈夫的御史,一时居然不知道该如何。

“我是书生。”方棠轻笑,“但不弱。”

东阳郡主高声质问道:“你要如何?!”

“郡主不必着急,我现在没有打算对宣抚大人下杀手。”方棠沉声道,“只是你们若要咄咄逼人,今日至少得有一个人走不出这栗府。”

这时一旁的婵松开了口,缓缓道:“若是要对我家少爷不利,就不只是一个了。”

东阳郡主惊讶地看了一眼这个从刚才就站在一旁不发一言的侍女,目光沉下去,说:“方大人,今日是愚夫冲动,我们也不并是要见血的。只是那虎符事关重大,还请方大人为国之安定与陛下安危着想,莫要私藏。”

“我说了,不管虎符是否在我手上,”方棠一字一句道,“我都不会交给你们,明白吗?”

东阳郡主眼看着方棠并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孱弱文官,知道是自己有眼无珠,倒是小看了这一介书生。她犹豫再三,说道:“好,今日事你我各退三分就此作罢,虎符之事我们日后再谈,我二人就此告辞了。”

方棠拿刀架着栗安走到了门口,外面护送的亲卫一看这架势,纷纷抽刀对着方棠,却不敢立刻冲上前。

“郡主,你们今日还想不想走了?”方棠问。

东阳郡主恨恨地瞥了他一眼,摆手道:“退下,都退下!”

那些亲卫举着刀面面相觑,然后缓缓往后退去。

这时栗府中传来一阵齐整的脚步声,众人回头一看,府中护卫的那些亲兵正朝着门口冲来,都是栗苍留下的精兵好手,和栗安手下那些酒囊饭袋相比,实在是虎狼对绵羊。

栗府亲兵将方棠四周团团护住,与对面剑拔弩张,冲突似乎一触即发。

方棠这时松开了钳着栗安的手,抬脚将人踹下了台阶:“滚回去,要是再来,进门之前先掂量掂量。”

栗安咬牙切齿地回头看了一眼,灰溜溜跟着东阳郡主上车了。方棠目送着马车和卫队消失在街角,额头忽然出了一层冷汗,劫后余生般地靠在了门柱上。

“少夫人无事吧!”

那些亲兵纷纷过来扶他,方棠摆摆手,声音疲惫得很:“还好那病猫看上去是个饭桶,也的确是个饭桶。若是他夫妻二人谁有半分武功底子,今日我怕是撑不到援兵来,就要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他今日的的确确是冒险赌了一把,九死一生,也算是阎王爷不收他了。

只是他开始好奇,栗安夫妇俩口口声声说的那重于泰山的虎符铁券,究竟被栗苍留在了什么地方难道是栗夫人?

栗安和东阳郡主的狼子野心已然是昭然若揭,方棠硬生生撑住了整座栗府,将虎视眈眈的豺狼拒之门外,每天睁眼便是权谋算计,他几乎度日如年。

唯有隔几日便与栗延臻互通的书信,是他紧绷的日夜里唯一一点令人舒心的物事。

不久之后栗苍领兵回朝,方棠等到栗延臻回来,几乎是蹦着出去把人捞进屋里,张口便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死了!”

“知道。”栗延臻笑眯眯道,“但是我知道你必定无事。”

方棠疑道:“为什么?”

栗延臻揉着他的头发,笑道:“我说过很多次了,要说才智、聪慧,无人比得上你。你若是与人博弈,我以性命担保,你从不会输。”

方棠哼了一声:“说得轻巧,我若是真的输了,你的命要拿来吗?”

“当然。”栗延臻说,“供君采撷。”

这次栗延臻回来,两人间似乎多了些小别新婚的气氛。傍晚方棠沐浴之后,裹着袍子绕出屏风,看到栗延臻不知何时到了他房里,正一身松垮寝衣,靠在床上把玩他的蝠纹佩。

“你来做什么?”方棠走过去,努力压下自己扑通扑通跳的心口,“如今我房里你也是随便进了。”

栗延臻放下玉佩,笑着看他:“我以为夫人想我了,书信几乎日日不落下,在家书中唤我二郎,我每日都想着快些回来,听夫人当面这么叫。”

方棠都忘了这茬,语无伦次道:“我,我只是想戏弄你一下……”

栗延臻忽然倾身过来,一把扯住方棠的腰将他拖上床,“戏弄够了?该我讨回来了。”

“我、我……”

方棠浑身滚烫,像是烧着了一样,恨不得埋头找个地缝往里钻,“我真的只是……”

“二郎可是当真了。”栗延臻将他按在身下,轻车熟路地剥开衣物,“夫人,让二郎查探看看,阔别几月,你身上是否真的安好。”

“好,安好的……你骗人,不是这样查的!栗延臻……嗯啊……”

作者有话说:

今日涩涩完毕

涨了好几个收,好开心啊~

下章入V,感谢支持正版的各位~

第21章 犯上

栗延臻趴在方棠身上,手指绞着他头发玩。边上慢悠悠伸出一只手,腕上被勒了几圈红,带着怨气,啪地打掉他的手。

“你要害羞到什么时候?”栗延臻笑笑,“刚刚不还和我说,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爱妻守空房么?”

“后半句是你自己添的。”方棠冷冷道,“不要乱讲。”

栗延臻靠近,嘴唇吻了吻他鼻尖:“二郎哥哥这声叫得还挺好听的。”

方棠整张脸轰地烧起来:“是你逼我!”

“是,是我逼迫忠贞之臣委身于我。”栗延臻漫不经心地顺着他的话说道,“毕竟我是佞臣,就是要以下犯上。”

“你怎么……这么厚颜无耻?”方棠被他如此坦然的剖白说得一愣,“看来当初传言不假,怪不得六公主宁死也不嫁给你。”

“那我也算因祸得福了。”栗延臻道,“得妻类卿,此生足矣。”

方棠嘟哝了几句,埋下头去,揉了揉自己的手腕,心想任凭他怎么说,自己也算是占了这家子佞臣的便宜。有道是有花堪折直须折,他只管享受眼下这良辰美景,至于什么真心不真心,他无须执念着不放。

栗延臻最会说花言巧语,方棠暗暗提醒自己要小心,不要被他哄动了才好。

反正栗延臻也不是非他不可的,就算没有自己,或许也会有别人。那战甲上写的名字,八成才是栗延臻心里的人。

只是做戏,只是……

虚情假意,肉|欲之欢罢了。

但是方棠想不通,栗延臻每每与他亲密,总是到此为止,从不更进一步。哪怕自己在栗延臻的威压之下将毫无反抗之力,对方却似乎连这个念头也没有。

想来想去总归徒增烦恼,方棠晃了晃脑袋,转了个身背对着栗延臻,忽然间就变得气鼓鼓的。

栗延臻:“?”

他靠过去,贴着方棠裸露的肩头亲吻,问道:“夫人,我有一事想问。那日栗安与东阳郡主来府上逼宫,你若是不敌他二人,当日局面又该如何解?”

方棠闭上眼,缓声说:“那就走下策,杀。”

栗延臻又问:“他二人带亲兵五百,而当时府内只有护卫不过百人,若是真的杀起来,怕是整个栗府都要被血洗。”

方棠沉默着,忽然笑了笑说:“栗延臻,你说我与大将军,谁更怕大军离京之时,有人趁虚而入?”

“自然是我父亲。”栗延臻说,“小探花算盘打得响,就算真的祸起萧墙,你大不了卷铺盖走人,没什么可留恋的,而我栗氏十数年的基业顷刻间将土崩瓦解,毁于一旦。”

“大将军明知虎狼环伺,依然抽调四大营离京,而徐陵和南郡那七万余兵马,若是使唤不动,无异于七万纸人木偶。”方棠道,“大将军怕是早就知道栗安夫妇会趁火打劫,因此早在北上前就留了后手,对吧所以,那枚虎符,此刻就在府上。”

栗延臻从后面搂住他,语气上扬:“我家小探花洞若观火,运筹帷幄,我自然能够确信,你必定会无事。”

方棠得意地翘了翘嘴角,道:“如何?那栗安小看我,结果被我从栗府踹了出去,你以后不准再欺负我。我问你,那虎符是不是就在栗夫人手中?”

栗延臻却摇头:“并不在我母亲手中。”

方棠一怔:“那在绛夫人那里?”

栗延臻还是摇头,接着忽然坐了起来,翻身下床,朝着书房走去。

方棠一头雾水,只听栗延臻在书房里不知摆弄了些什么,隐约传来“咔哒”一声,半晌,栗延臻手中拿着一块铁铸的兵符折回了内室。

“这就是那虎符铁券?”方棠愣愣地看着栗延臻将兵符丢到床上,见那上面遒劲有力地刻着“勤王敕令”四个字,遍布划痕与缺损,散发着一股饱经风霜的铁锈味儿。

“父亲原是如此打算的,让我将虎符放入你书房的暗格,万一京城真的告急,便让我母亲告知你这虎符所在,你便可持此符号令三军,七万军马凭你驱使,只认兵符不认人。”

方棠震惊无比,起初还以为栗延臻在和自己讲笑话,见对方脸上神色肃然,半点也无说笑之意,顿时脊背发凉,不知所措。

栗苍果真敢将如此多的兵马交到自己手中?不怕他反戈一击么?

方棠不动声色地坐了回去,状似浑不在意道:“我不会领兵,留给我也是白搭。不如派个可靠的人留守京中,也好过让我临危受命,大将军还真是看得起我。”

然而他着实是有些后怕,栗苍不可能真的将三军交予他手的,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对方必定在京中留了后手。

但栗苍这是何意?是拉拢,还是试探?

他将虎符递还给栗延臻,说:“你拿去吧,栗府之危已解,放在我这里也没用了。”

栗延臻却没伸手去接:“夫人愿不愿意自己留着这虎符?”

上一篇:竞夕成灰

下一篇:哑巴侍卫带球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