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嫁 第20章

作者:游瓷 标签: HE 古代架空

方棠自请到城外赈灾,带着赈灾钱粮走了十几个乡县,登记灾民册簿,施粥散银,每日忙到深夜再快马赶回皇城,写第二日要呈奏的赈灾折子,熬到次日起来,眼眶下全是乌青。

一天深夜他正在书房核算白天发放的钱粮,青槐忽然匆匆走进来,帽子都跑歪了,气喘吁吁地将一封书信递给方棠:“少爷,您快看看吧,快马急报,少将军出事情了!”

方棠手抖了一下,笔尖的墨晕了一片。他急忙将笔丢开,接过信的时候手都颤了:“什么事?”

“少将军前几天到一处谷口驱散西羌流兵,不成想中了贼兵的埋伏,肩膀中箭,拼死才冲出重围回到军营,但是回去便高烧不退昏迷数天,这封信被大雪隔了一月有余才到皇城,寄出去的时候少将军还没有醒……”

方棠已经看到了信的内容,和青槐说的几乎相差无几,顿时眼前一晕,咣当一声跌坐在椅子上。

青槐大惊,赶快去扶:“少爷,您别急,要不要修书回去问问?”

方棠踉跄着站起来,咬牙道:“磨墨。”

青槐重新给他磨了墨,方棠几次握笔,却颤抖着不能落下。

一个月来就传来这么一封书信,之后便没了下文,方棠怕没有消息,更怕有什么消息,让他难以承受。

他反复深吸几口气,提笔写下书信,询问闻修宁栗延臻伤势如何,是否转醒,军中是否有医官随侍,速速回信,不要有所隐瞒。

“青槐,你快连夜将这封信送去驿站,让驿卒马上赶去幽牢关,要快!”方棠急急忙忙封好信口,将信交到青槐手里,“有了回信立刻报我!”

青槐片刻也没有耽搁,出了府便快马往驿站去了。方棠独自坐在书房里心神不宁,手边算了一半的钱粮簿也无心再看,他整个人都要被巨大的恐惧所吞食。

他从未见过栗延臻受伤,也没想过对方会伤得如此重。高烧多日未醒,在幽牢关那种堪比流放的苦寒之地,小伤小病也能硬生生将人虚耗殆尽。

几年前他大病一场的时候,栗延臻寸步不离守在他床前,一直熬到他睁眼,无微不至。

方棠很小心翼翼地记得这一点好,原本现在他应该在旁边照顾的如果不是边关千里之遥,他有心无力的话。

几天之后,幽牢关的家书传来,方棠拆信的时候迟疑了几次,最终还是做了最坏情况的打算,紧张地拆开来看。

所幸,传来的是令他长舒一口气的消息,心中说幸而暗箭上无毒,栗延臻昏迷了将近半月,两个医官日夜轮流照料,总算从鬼门关上抢回来一条命。

方棠看着信,眼泪就叭哒叭哒往下掉,坐在那儿又哭又笑了好一会儿,把周辕和婵松几人吓得够呛。

家书是栗延臻亲自给他写的,说自己无碍,小时候在边境得了风寒,眼看着回天无力了也能救回来,自己命大,让方棠不要过于挂怀,尤其是不要掉眼泪。

他不知道是婵松在信中私下告诉闻修宁,自己偷偷哭过,于是被栗延臻后半句勾得又羞又气,大笔一挥修书过去,言辞极其激烈,愤怒溢于言表。

几日后,远在幽牢关的栗延臻拆开方棠的家书,看到信笺上只有三句

“我没有哭!你不要乱猜!再胡言乱语便不写信给你了!”

栗延臻看着便失笑,似乎已经听到了对方说这句话时的语气。

方棠大概是读信的时候被说穿心事,羞愤成怒,脸也红得没办法,气冲冲提笔想要骂他,落下去却又软绵绵的,像是天生会撒娇,招人疼。

栗延臻想到这里,捏着手中的信,惬意道:“闻修宁,你对婵松说,少夫人平日若有何不痛快,一并写信报了来,不得有隐瞒,否则我就再多将你留在边关三年。”

无辜被胁迫的闻修宁:“……属下遵命。”

第26章 运粮

朝堂上,渠帝眼巴巴看着底下群臣,只见目之所及一片鸦雀无声。别说是文臣,就连武将也没几个敢抬头和他对视的,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揪出来当那个去西北运粮的倒霉蛋。

大殿里,唯有史官在低头奋笔在纸面上擦出的沙沙声一刻也不间断。

“满朝文武,居然没有一人……愿意接朕的旨意,押送西北军粮吗?”

渠帝难以置信,他没想到自己早朝时一道懿旨抛下去,居然无人敢接,“西羌勾结鲜卑流兵来犯,延臻将军在前线死战不退,你们居然如此龟缩!西北军粮告急,若是再不运到,边关将士如何御敌!”

有人颤颤巍巍开了口:“陛下,眼下延吾将军就在徐陵驻守,陛下何不将其召回,令栗将军押粮北上?”

“胡说八道!延吾将军走了,你们来替朕拱卫皇城吗?!”渠帝气得摔了手边奏折,落在地上一声脆响,“若是鲜卑趁机来犯,就你们这些酒囊饭袋,皇城一天可破!!”

方棠看了看寂静的四周,举着象牙朝芴走上殿来,拱手道:“禀陛下,臣请命押送军粮,请陛下肯准。”

渠帝悲愤交加,指着方棠,手指头颤抖不已:“方爱卿一介柔弱御史,尚且不顾一己之身,自请运粮!你们这些武将,食国之俸禄,居然贪生怕死!朕要把你们都斩了!来人……”

“哎哎哎陛下息怒!”方棠急忙劝阻,“臣可以去,臣其实并不柔弱的……”

君无戏言,万一渠帝真的气昏了头把满朝武官都砍了,那皇城岂不血流成河。

渠帝一屁股跌坐在龙椅上,绝望道:“苍天呐,先帝啊,难道我大渠传至如今,真的无英才可用了吗!”

方棠还在坚持为自己辩白:“陛下,臣其实自幼习武,虽为文臣,却也学过几年兵法武艺……”

渠帝还在哀叹:“天不助我大渠啊,天呐!!”

方棠忍无可忍,高声道:“陛下!”

渠帝被他吼得愣住,满朝大臣也都愣住了。

红衣缄默的史官坐在殿下,难得抬了抬头,接着落笔在竹简上记下刚刚殿上的对话。

方棠清了清嗓子,开口道:“陛下,您只要给臣兵马两千、副将一名,臣即日启程,北上运粮。”

渠帝怔怔道:“爱卿可有武功傍身?”

方棠笑道:“陛下可以问一问栗安将军。”

栗安神色微变,勉强挤出一个笑来:“是,方大人文武双全,我自愧不如。”

方棠其实明白渠帝担忧什么,栗苍在猛虎关领兵二十万,栗延臻在幽牢关领兵五万,栗氏诸将军唯余栗安与栗延吾还在京中,前者草包一个,后者眼下则是被天子锁在身边的獒鹰。

栗延吾掌步兵三万、骑兵八千,一旦离了渠帝视线,领兵与父兄会合,几人反戈南下攻取皇城,就凭栗安和皇城中不足二十万的禁军,甚至撑不到半日。

这些年来渠帝一直暗暗将栗氏父子势力分散而治,削其本原,三人必得有至少一人留在京中,不至于齐心凝聚,威胁到皇权。

如此一旦生变,渠帝至少还有筹码在手中,不会速败。

他知道栗延吾不能走,并不全然是渠帝当着百官面所说的原因。

再者,天子的手再长,对于北境布军也是鞭长莫及,派身边信得过的钦差大臣去到幽牢关,是渠帝有意要让眼线盯着栗延臻和栗苍父子的动静,以防有变。

渠帝实在也找不出更好的人选,只能委任方棠为运粮正使,另派一名武将副使与他同行,即日启程北上运粮,军务安排一应由方棠做主。

方棠头一回穿军甲,还有些新鲜。他骑在马上,看着城门口为他送行的渠帝,只觉得无比辛酸。

年过半百的皇帝拒绝了内侍的搀扶,穿着龙袍单薄的身影在寒风中,目送他这个承载了天子全部希冀的小小御史一路向北。此去,即是路途险阻,万分凶险。

人人都言栗氏父子为百年国贼,然而国之危急,除去他父子三人,却无一人能用。

君之不幸,国之不幸,亦是臣之不幸。

方棠领着大队人马往西北行进了五天,周围景色逐渐变得一马平川、黄沙飞雪遍地漫天。官道上的大雪早已消化了不少,只是依旧结冰泥泞,行进艰难。

第五天日落时分,距离幽牢关尚且百里有余,按如今的速度继续行进下去,大概还要一天多。

副使骑马过来,对方棠道:“御史大人,天色晚了,前面积雪难行,这里往前十里便是驿馆,不如先遣人过去,命驿长洒扫准备着,我们就地扎营吧。”

方棠点点头:“好,派一匹快马过去,让将士们准备落脚。”

运粮军队快要接近驿馆的时候,方棠放眼一望,忽然觉得不对劲。只见戈壁滩上一片漆黑无垠,驿馆背靠土塬,本应是点灯开门准备迎接运粮使,此刻却连半点灯光也没有。

“刚刚去传令的哨骑兵何在?”方棠停住马,挥手令身后的队伍停止前进。

副使答道:“报御史大人,还没有回来。”

方棠心中不祥的预感愈发强烈,握紧了马缰绳,观望犹豫着:“似有不妥。”

副使也道:“末将也这么觉得。那御史大人,我们要如何?”

方棠道:“这样,副使大人,你先领粮草车与押送的兵马后退十里,待我领五十骑兵去驿馆查探,若是有异,你即刻带兵后撤,绕路去幽牢关,不准延误,务必以保住粮草车马为要。若驿馆无事,我会在旌旗上点一盏红灯笼,你便带人前来安营扎寨。”

“不可啊,大人!”副使惊道,“万一有盗匪伏击,大人岂不是羊入虎口?还是让末将去看一看,若驿站生变,大人便可及时撤退。”

方棠摇了摇头,抽出腰上的佩剑,缓缓道:“前线连发几道战报告急,粮草不能再耽误了。你熟悉西北地势与军务,带兵押送粮草,比我纸上谈兵来得可靠。副使听令,即刻带粮草与主力后退观望,其余人等,随我去驿馆。”

驿馆周围一片安静,方棠骑马停在门前,看到前厅的小窗口亮着一盏孤灯,摇摇晃晃映在窗上。窗后还坐着个人,随着烛影跳动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假寐。

方棠警觉地没有上前,而是向一旁的弓卫伸出手,拿了张弓箭在手中,拉上箭矢,对准了那人影旁的窗棂,静默片刻,一箭射出。

飞箭钉入木窗,窗后的人影却丝毫没有动弹。方棠心道不好,立刻将弓箭丢还给弓卫,高声道:“快撤,快离开这儿!”

霎时间,周围火光骤亮,喊杀声起,数十个身穿胡服裘衣、长发虬髯的壮汉手持刀斧从驿馆中冲出,口中高声喊叫着他们全然听不懂的异域话,瞬间就包围了驿馆外的数十骑兵。

“是西羌人!”队伍中有人大惊失色道,“我们中埋伏了!”

方棠抽出剑,剑柄在马屁股上一拍:“突围出去,后撤!”

他此刻万分庆幸自己事先让运粮兵马撤后十里,副使应当已经看到了这边的火光,天黑路滑,西羌人即便即刻去追,也无济于事了。

流矢从空中射来,军士们四散奔逃,面对比中原人强壮了数倍的西羌猛士,这些人只有丢盔弃甲、任由宰割的份儿。方棠挥剑在乱兵之中奋力拼杀着,居然全无平时穿文官袍服时那股文弱劲儿,反而斩杀了三名西羌人落于马下。

方棠牵着缰绳正要突围,忽然身下坐骑被人长枪刺中,扬起前蹄嘶鸣一声,应声摔倒在地。周围不知是西羌人还是自家兵士的血溅在方棠脸上,他来不及惊慌,就地向旁边一滚,躲过了随之践踏而来的战马马蹄。

他带来的人并不多,也都是些老弱新兵,很快就被西羌人杀得溃不成军,只有寥寥数人拼命杀了出去,西羌人也不屑于去追,只将剩下未死的十几人尽数绑了,丢到驿馆门口,居然就打算这么走掉。

“他们要做什么!”

被绑了的人不知道为何西羌人会留下他们的命,面面相觑着不知所措。唯有方棠脸色阴沉,小声对旁边的人说:“这里入夜后寒冷刺骨,滴水成冰,冰霜凝在战甲上,我们会被活生生冻死。”

众人大惊:“那我们怎么办!”

方棠道:“别慌,只要他们真的不杀我们,我自有办法脱困。你们先不要说话,看他们的动静。”

这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阵大笑,众人疑惑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身高将近八尺的男人从人群中走出,大步跨到方棠面前,手中一支断箭伸过来,挑起了方棠的下巴,开口说的居然是中原话:“没想到中远诸多孱弱病夫中,还有如此临危不乱之人。让我看看,这等口出狂言之人长什么样子?”

方棠没注意对方说了什么,满眼却只有伸到他面前的那半支箭那是西羌丹措部的图腾,獒犬獠牙,他再熟悉不过。

闻修宁信中说,栗延臻便是被丹措人的流矢所伤,他记得一清二楚。

那丹措汉子借着火光看清了方棠的脸,一怔,仰天笑得更甚:“我听说中原虽多无能猪狗之辈,却有美人如云,生得月眉星目,丹唇绣口,手若柔夷,肤白胜雪,可就是你这样的?”

方棠听对方用诗书里写女子的词来描述自己,心说这人不过是邯郸学步,会几句中原话却只得皮毛,信口胡诌,不由得冷笑一声,没答话。

其实他心里气死了,面前这个人胡说八道些什么,会几个词就乱用一气,简直是侮辱了中原文字。

更可气的是,连个西羌蛮族都会用这种话来夸人,栗延臻怎的却只会动手动脚,嘴巴跟个木头雕的一样。

第27章 被俘

这汉子见方棠似乎很是不屑地冲他冷笑,似乎有些恼羞成怒,哼了一声便扯起方棠的衣领,道:“你们中原的美人若都如此不识抬举,便也不必怜惜了。现在我与你做个交易,你跟我回去,我就放了这些人,不让他们受夜寒之苦,否则我就杀了他们,再带你回去左右你是要跟我回去的,若是不从,便要多吃些苦头。不知道你们中原的美人,受不受得住我们西北的风。”

面前这人一口一个中原美人,方棠且忍了,心想自己再怎么抗争也是蚍蜉撼树,这人和栗延臻差不多高,要是真动起手来,他得被对方一掌拍死。

方棠权衡之后,点头道:“我跟你走,但是我要看着你放了他们。你这人虽然看不起中原人,满口所说却都是中原诗书,大概也知道中原人讲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吧?”

对方像是很欣赏他似的点头:“不错,你们中原的名流大儒虽然都死干净了,如今也不配留有这么好的东西,可我觉得你不错我答应你了!”

他说完,转过头用西羌语和部下说了些什么,只见那些凶神恶煞的西羌人提着刀走过来,将被俘军士身上的绳子割断,大声驱赶着他们离开。

方棠手上的绳子也被斩断,他揉着手腕对那些人说:“快走,跑得快些!”

上一篇:竞夕成灰

下一篇:哑巴侍卫带球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