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42章

作者:一木一初 标签: ABO 穿越重生

他们口中的高人,听得目瞪口呆。

苏岭的目的达到,但造成的影响比他想象得大得多,自己怎么就成了一把年纪的隐士高人了?

苏岭侧头看了一眼找睡衣、找玉露的人,深吸了一口气。

他走上前:“穆中将,我想带裴宥回家。”

“网上的消息你不用放在心上,我为我曾经的怀疑你向你道歉。”穆泽城微微低头,“你们现在留在军部更安全。”

“网上的消息?不是谢家战技被解吗?我怎么会不高兴?”苏岭不解。

“你还不知道啊?”季北阳最是热心,“不知道是谁,把裴上将精神力受损的消息放了出去,有个丑的要命的omega,说跟裴上将的信息素匹配度最高,精神力也有A级,自请为裴上将梳理精神力。”

像是想到什么,季北阳抹了把嘴,打着哈哈“你不用管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他明显瞒着什么,苏岭问:“还有呢?有什么都说出来,没必要瞒着我,我上网一样能看到。”

季北阳扯了扯衣角:“他们说你陷害苏三少苏青栾,设计嫁给裴宥,然后陷害苏家。”

“还有我以前欺负同学,偷东西,抢钱等胡作非为的事情,对吧?”苏岭猜。

“嗯。”季北阳抬头挺胸,“不管那些爆料是什么,反正我是相信你的。”

“全网都在骂我?”苏岭心里明镜似得,“说我身份低微配不上裴宥,说我心机绿茶爬裴宥床,说我心狠手辣害了苏家。”

“不止。”季北阳憋不住话,“主要是他们都以为你是beta,不能给裴上将梳理精神力,还不允许其它omega为裴上将治疗,说你想害死裴上将,谋夺家产。,你是omega这事,之前怎么连我都瞒着呢?不够意思。”

“不重要,不是故意瞒你。”苏岭回。

季北阳撇撇嘴:“裴上将粉丝本来就多,这次又爆出他的战技能解爆破术,又吸了一批机甲粉,一大堆的omega表示愿意帮助裴宥。”

帮助裴宥?不就是愿意被裴宥临时标记,或永久标记吗?

苏岭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,高傲又小气的裴宥,怎么被那么多人惦记!

第六十章 家有娇妻,拒撩

“你说了不会生气的啊?”季北阳尴尬地抓头发,“我又话多了?”

穆泽城完全倒向苏岭:“他们要是知道裴宥疯成这样,估计叽都不会再叽一声。”

苏岭长呼一口气:“我知道。”

“爆料的是苏青栾。”穆泽城不再怀疑苏岭,也看到了他小小身体里的大大能量,主动说。

季北阳咋呼:“那恶心的家伙,还没放弃呢?”

苏岭微微蹙眉,疑惑地看向穆泽城,穆泽城打开全息投影。

眼前是满脸肉刺的苏青栾,他躺在手术台上,医生握着手术刀正在切割他脸上蠕动的肉刺。

这密集恐惧的一幕,再次恶心到了苏岭。

他本就长时间焦急,没有进食,这极具冲击力的一幕,让他胃里翻滚,忍不住干呕两下。

季北阳连忙扶住苏岭:“没事吧?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就是有点恶心。”苏岭撇开眼,不看投影。

恶心?干呕?穆泽城心里一阵讶异,难道他怀孕了?之前裴宥就总说他想生崽崽啊!两人的速度这么快的吗?

他怀孕了却不说,是怕医生不许他接近裴宥吗?这份深情太难得了。

可不能不顾着肚子里的宝宝啊!这种残忍的画面,也不应该再看了。

穆泽城立刻收了投影:“我只是想让你们看看,第一个跳出来自请给裴宥治疗的omega,是整容之后的苏青栾。”

“爆料的是苏家人?”苏岭接过季北阳递来的温水,喝了两口,“你是想说,透魂赤狻猊群入城袭击,是他们设计的?他们是谋害裴宥的主谋?”

穆泽城点点头:“调查的结果显示,确实是苏家人所做。”

季北阳气得头发都炸起来:“该死的苏家,想出这种报复手段,我要去把他们都宰了!”

“只是苏家?”苏岭更清醒些,“苏家都落败成那样子了,他们有能耐引上百只透魂赤狻猊入城?他们有能耐操控透魂赤狻猊群攻击T7研究所?他们又是怎么得知裴宥的行程?”

“啊?”季北阳不是个喜欢用脑子的,傻张着嘴。

“没错,幕后肯定还有人。”穆泽城想着,如果苏岭察觉不对,就告诉他实情,如果苏岭跟季北阳一样迟钝,那就没必要跟他说。

“我们怀疑是谢家所为。”穆泽城不再隐瞒,“之前裴宥重伤瘫痪的事,谢家也脱不了干系。所以苏岭,我们面对的敌人是一个顶级军部世家,你如果站在裴宥身边,要面对的危险不会小。”

苏岭清楚,直到现在,穆泽城才相信自己:“放心,我明白。”

他半分意外之情都没有,倒让穆泽城奇怪:“裴宥跟你说过?”

“对,他都告诉我了。”苏岭神色自若,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撒谎,“所以你以后也不必瞒着我,如果方便的话,我想知道你们大致的行动安排。”

“好,能说的我会说。”穆泽城顺着苏岭的视线,看向治疗室里的人,裴宥正低头看自己身上的粉红睡衣。

疯了要穿粉红睡衣是个什么毛病?这怪癖也怪得太不符合人设了吧?还是卡通图案,怎么看怎么让人心里发毛。

苏岭居然不嫌弃?

穆泽城安慰:“你不用太担心,他会慢慢好起来。”

苏岭轻声说:“我想带他回家。”

“在军部更安全些。”穆泽城不同意。

苏岭坚持:“谢家不敢直接攻上门吧,家里的防御系统也不是摆设。”

“但他会攻击人,你家里的机器人可挡不住,季北阳这小子也挡不住。”穆泽城担心的并非没有道理。

苏岭看着裴宥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,没改变主意:“赫帕医生,请您出来一下。”

他把观察室的赫帕医生叫出来,问,“您说精神力只能慢慢养,我想,在他感到熟悉和温暖的地方,应该对他的精神力恢复有帮助吧?”

“说是这样说没错。”赫帕医生的语气也不赞同,“你想带裴上将回家?”

苏岭轻笑:“如果,他总是找不到想要的东西,他会生气会焦急会发脾气,我担心......”

“我以前觉得你心机,现在发现你真蠢!”穆泽城取下金丝眼镜,“你怎么不想想自己会有危险呢?”

苏岭倔:“他不会伤害我的。”语气轻柔却笃定,“就算他疯了,也不会伤害我。”

赫帕思考了半晌,确实不见裴上将对苏岭动手,也只有苏岭在的时候裴上将精神状态最平缓,松口:“你进去试试,看他愿不愿意跟你回去。”

苏岭再进去的时候,裴宥贴着墙壁站立不动,像是在罚站。

见苏岭进来,他立刻呵斥:“壮壮,没经过我允许你居然私自乱跑?我连你一个机器人都管不住了吗?!”

苏岭抿了抿唇,轻声道:“不跑,都听你的,别生气。”

“那个,”裴宥眼神闪躲地左右看了看,命令,“你过来,帮我把裤子缝了。”

“裤子破了?”苏岭边走边问。

裴宥恼火地指着一推金属粉末:“沙发里藏着螳螂兽,我没留意,裤子被划破了,不过我已经把螳螂兽干掉了,不会让它伤着小豆包。”

哪里有螳螂兽,分明是金属碎片太锋利,裴宥一屁股坐下去,皮糙肉厚不怕疼,但衣服可受不住。

果然,苏岭一看,裴宥的裤子破开了一条口子,在左半边屁股,露出了黑色的内裤。

“壮壮,你还慢吞吞地等什么?”裴宥着急,“等小豆包回来,知道我把睡衣弄坏了,该生气了!”

苏岭哭笑不得,没有针线怎么缝?并且自己根本不会缝衣服:“他哪有那么爱生气?睡衣坏了,再买一件就是了。”

“你个机器人不懂,再卖的不一样!”裴宥催促,“还不快点!”

“你、要不先换一条裤子?”苏岭扯了扯他的衣角,“我们先回家,回家后给你补衣服,好吗?”

“不换!”裴宥烦不胜烦,壮壮居然不听命令,还给自己谈起了条件,“你机器脑子进水了?这不是在家呢吗!我要等小豆包回来!”

疯了的裴宥不会隐藏情绪,脸上的愤怒和担忧交织,苏岭从没想过,他会这般担心自己一去不回。

苏岭扯开嘴角:“上将,上将夫人在家等您。”

裴宥一愣,皱着眉头扫视一圈,也不知他看到了些什么,低声自语:“我什么时候中了蜃兽的幻境?”

他再次看向‘壮壮’,“机器人又不会被幻境所困,你不早点说?”嘟囔,“我说怎么等不到小豆包回来呢。”

说完,大步往前走。

“上将。”苏岭指着他的破裤子,“您真不换条裤子?”

裴宥一把抓住破口的位置,攥在手心:“不换!”

苏岭只好妥协。

裴宥穿着一身破洞的粉红睡衣,昂首挺胸,完全不在意别人奇怪的视线。

到家后,裴宥的心情似乎好了些,没有每时每刻凶壮壮,可惜他还是没能认出苏岭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裴宥对粉红色睡衣有执念,怎么都不肯换其它衣服。

苏岭又不知道他把之前的那一套藏在哪里,无奈之下,又买了两套同款回来,用壮壮的身份,说是豆包买的,裴宥这才肯换衣服。

夜黑透了,他还不肯睡,坐在大厅的沙发上,呆呆地望着大门。

他这般疯傻,苏岭心里五味杂陈,疯了不怕,傻了也不怕,可他明明时时刻刻都念着自己,为何偏偏认不出自己?

苏岭陪着他等,一等就是一夜。

天光逐渐亮起来,可裴宥眼里的光却渐渐熄灭,眼见着他太阳穴上方的神经凸起,眉头紧皱,怕是又要开始头痛发病。

苏岭立即让壮壮给调了一杯安眠茶,连哄带骗地让裴宥喝了下去。

等人陷入沉睡,苏岭默默地抱住他,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熟悉的海盐松木香,在裴宥脸颊留下一个浅浅地牙印。

裴宥可以睡,可以什么都不管,只傻傻地等他的豆包回来,可苏岭不行,还有很重要的事情,需要苏岭去做。

苏岭起身去书房,打开安全电脑。

一上线就收到上万条信息,知道事件发酵得厉害,苏岭并不意外,很快找到‘成不成别逼逼’的私信,居然有几十条。

“大神,不要抛弃我!我家有各种味道的蛋糕,不知道您喜欢什么口味?”

“吃蛋糕大神,求求你看看我啊!求临幸,呜呜呜。”

“大神,秒内连发三次凌空杀,但到了极限,无论如何都突破不了了,嘤嘤嘤,求指点!”

“大神,您去哪里了?您不要您的小可爱了吗?”

“呜呜呜,大神,求宠幸!秒,死活突破不了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