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灵他啥活儿都接 第34章

作者:祎庭沫瞳 标签: 灵异神怪 强强 玄幻灵异

  俞思虽是个小鬼,但也是个小孩儿, 不在大人眼皮子底下,林叶衔觉得不安全。

  “哦。”俞思也很乖, 捧着自己的藕粉碗, 坐到窗边的桌前, 也不打扰林叶衔和哥哥。

  林叶衔没直接开口询问冯筱婧是不是遇上心仪的人了, 只道:“你看起来最近过得不错。”

  冯筱婧立刻道:“托你的福,这不, 我给你介绍生意来了。”

  说着, 冯筱婧介绍起了跟她一起来的女生:“这是我同事包卉。”

  “你好。”林叶衔冲她点点头。

  和冯筱婧比起来, 包卉就是那种很平凡的女生。样貌个头都没有太多亮点, 但周身散发着随和的气息, 略有些自卑, 可并不影响她正常与人相处, 跟这样的人做朋友,会感觉很舒适。

  “你好。我听筱婧说在你这买的符很灵验,我也想买一个。我一直以来在爱情上都不太顺,遇到的人不少,但没有多少像样的,我倒不期望遇到白马王子,只要人靠谱就行。”包卉笑得苦涩, 显然之前的感情让她很不想回忆。

  “既然你是冯小姐的朋友, 那方便和我说一下八字吗?我可以给你小算一下, 不收钱。”冯筱婧给他带生意, 他自然也会给冯筱婧做面子, 礼尚往来生意才会兴隆嘛。

  “当然可以。”包卉立刻说了自己的生辰八字。

  林叶衔略一推演,就发现了症结所在:“包小姐,那我就有话直说了。”

  包卉点头。

  “你所交往过的那些男朋友,本和你没有缘分,你命里也会有一段好姻缘,但需要你改变心态。”林叶衔道,“你的原生家庭生活很不幸福,导致你极其想自己成家,希望有个属于自己的幸福温馨的小家庭,来摆脱原生家庭对你的伤害。但也是因为你太着急了,那些本不属于你的不好的东西,也会因此被你吸引到身边。但这些都不是你的正缘,你只会在这上面浪费时间,无法修成正果,甚至有金钱上的损失。”

  包卉愣愣地听着林叶衔说,她之前不是没找人算过命,但一般的大师说出来的话都是模棱两可的,好像套在谁身上都适用,要么就是给未来画一个大饼,让人深信不疑。

  林叶衔继续道:“你这不属于命不好,找不到合适的另一半,纯属于心态问题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分,该来的肯定会来,与其急冲冲地去找一些不合适的人,不如慢慢等一个最合适的出现。”

  “谢谢,我明白了。”这样的观点网络上也有很多。但她真的一点儿也听不进去,加上感情不顺,让她整个人越发急躁起来。不过今天听林叶衔这么一说,她心里竟出奇地平静下来,“那我可以买桃花符吗?”

  林叶衔点头:“当然。不过目前来说,桃花符对你的效用可能驱逐渣男更多些。”

  包卉点头:“那也很好。”没有那些人出现在身边,或许她有更多时间冷静下来,好好处理自己的心态问题。

  冯筱婧拍了拍包卉的肩膀,对于包卉的事,她知道得并不多,只是觉得包卉男朋友谈了好几个,却一直没有一个靠谱的,这才想着带她来林叶衔这儿买个符。没想到包卉没遇到正缘,居然和家里有关系。

  和包卉这边说完,林叶衔又看向冯筱婧,笑道:“最近身边出现合适的人了吧?”

  冯筱婧立刻笑了:“是有一个,这次过来也是想问问你。”

  这个人对她来说算是半个同行,家里是做布料生意的,最近开始为她们公司提供布料。

  林叶衔笑道:“人没有问题,就看你自己喜不喜欢了。这个人会很支持你的事业,情绪也很稳定,不会耽误你以后的进修,只要你别想一出是一出,你们的相处会非常融洽,甚至连架都不会吵。”

  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冯筱婧笑得更开心了。她对另一半的要求并不高,但作为做服装设计的,有时候压力会很大,工作也很忙。那对方情绪稳定,不要无理取闹,对她来说就非常重要了。

  俞思看着林叶衔在那儿说得头头是道,他虽没听懂多少,但就是觉得很厉害。不过想到这东西大概是需要学的,他的小脑子里就蹦出四个字不了不了。

  林叶衔给包卉拿了符,这回正常收了六十元。

  两个人离开的时候,正好傅北箫提着行李回来了。

  俞思很有眼色地跑过去帮他提包。傅北箫不好打击小朋友的积极性,就将从家里带来的零食给他提。

  包卉看到傅北箫,眼里迸出一点光亮,轻轻碰了冯筱婧一下。

  女孩子之间,尤其是关系比较好的,自然知道自己的姐妹要表达什么,便跟着看过去,随后冲包卉点点头,笑得有点小神秘的样子,小女生态实足。

  而傅北箫根本没注意到她们。他现在一脑门官司,哪有空在意那些?

  从胡兴年那借的折叠床已经送过来了,相宜斋二楼地方很宽敞,虽有漏雨的可能,但这几天天气预报没说有雨,让傅北箫住着应该没问题。

  “你这么回去,你家里没问什么?”林叶衔给傅北箫搬来凳子,就算是临时住几天,东西应该有的也不能缺。

  “问了,我编了个理由,说朋友遇到事,我连夜赶去帮忙了。”傅北箫想了一路,才编出这么个像样的理由。

  林叶衔不置可否,说谎也需要天分的:“傅哥,你不用太紧张,有我呢。”

  傅北箫应道:“我知道,说不上为什么,总觉得如果你都帮不上我,那也没有人能帮上我了。”

  “你这说的我责任重大啊。”

  “那是挺重大的。如果我出了什么事,你就得继承我店里的玉石了。”傅北箫乐道。

  “那敢情还是我赚了。”

  “原来你早就在打我店里玉石的主意了?”

  “白得的谁不要,我又买不起。”

  两个人贫几句,气氛也轻松不少。这在林叶衔看来不算太严重的事,毕竟傅北箫并没有受伤。但对一个普通人来说,这已经是很大的事了。林叶衔努力让自己与傅北箫共情,不能以他的标准作为判断。

  下午,傅北箫正常去开店,林叶衔在店里编花结,最近他店里这些花结卖得不错,很多喜欢穿汉服的小姐姐会买回去,自己绑些装饰品。别看汉服是个小众圈子,可一传十,十传百的,小群体也蕴藏着不俗的购买力。一个花结倒是不贵,但架不住卖得多,薄利多销,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。

  贺崇泽坐在林叶衔旁边看书,因为林叶衔看书的进度太过堪忧,贺崇泽最后还是选择给林叶衔讲一讲,不然等林叶衔看完再跟他讨论,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了。

  “这种符现在真的用得上吗?”林叶衔编花结已经很熟练了,就算跟贺崇泽边说边弄,也不会出错。

  “是用不太上了。”现在没有谁会做这种大型墓葬,这种安魂用的符已经没有了实用性,只是如今天再看相关记载,会有种历史长河滚滚而来的即视感。他是所有历史的见证者,上到帝王将相,下到平民百姓,死后都要去地府走一遭。这对他来说不算历史,只是经历,而对林叶衔来说,那就是遥远得不能再遥远的存在。

  林叶衔探头看了一眼这拼凑起来的符的画法:“倒还挺好看的。”

  很多符画出来其实会感觉乱糟糟的一团,并没有美感,但的确是好用的。

  贺崇泽笑道:“这是重点吗?”

  林叶衔辩驳:“好看的符才会让人想画。”

  行吧,看林叶衔这理直气壮的样子,他也说不出什么了。

  两人正讨论着,李婶步幅轻快地走了进来:“小林啊,在忙呢?”

  “您怎么过来了?”林叶衔起身迎她。

  “嗨,我也是闲不住,来跟你打听个事。”说着,李婶热情地和贺崇泽及俞闲打了招呼,还问,“小思思不在呢?”

  “去傅哥那儿玩了。”林叶衔给李婶倒茶。

  “别忙活了,我打听完就回去。”李婶跟林叶衔这么熟了,就不受弄那些虚的。

  “您说。”

  “我是想问啊,你知道小傅有没有女朋友吗?”李婶还特地压低的声音,不过以她的嗓门,压不压的,贺崇泽和俞闲都能听见。

  林叶衔惊奇问:“您这是要给傅哥牵线呢?”

  上了年纪的人可能或多或少都喜欢张罗这事,加上大家邻里邻居这么多年,彼此都挺熟的,帮着牵线很正常。

  “今天是不是筱婧带了个女同事过来?人家小姑娘看到小傅了,有点这方面的意思。这不,筱婧和你康姨说了,你康姨赶着找上我,让我帮着打听一下。那小姑娘人不错,就是家庭条件一般,不知道傅家能不能愿意。”别的李婶倒是不担心,但两家经济上的差距的确是不能不在意的。她之所以还肯来打听,也是知道傅家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家,如果姑娘是个实在过日子的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  林叶衔之前给傅北箫看过,傅北箫不是会早婚的人,而且他也没看到包卉与傅北箫有这方面的缘分,肯定是白忙一场。不过这事不好在他这儿就直接给堵死了,只道:“傅哥没女朋友呢。不过他和家里好像都不太急。”

  “我明白,现在年轻人结婚都晚。成不成的,我也就是好管闲事,多问一句。”李婶心态还挺好的。

  林叶衔:“这事本来就讲究个缘分嘛,就像李哥,该来的时候就来了。”

  林叶衔话点到这儿,李婶心里就有数了。那个女生林叶衔见过,听说还聊了几句。如果真和傅北箫有缘分,以林叶衔和傅北箫的关系,不可能不第一时间跟傅北箫说。

  但话都说到这儿了,李婶便顺着林叶衔的话说:“你和小傅关系好,要不你帮着婶子去问一嘴,我也好和你康姨回话。我怕我去问,小傅不好意思回绝,再弄得有压力就伤感情了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林叶衔爽快地答应了。

  送走了李婶,林叶衔坐回贺崇泽身边。

  贺崇泽笑看着他:“你开店做生意,还要帮邻里邻居协调这种事,够忙的。他们应该付你管事费。”

  “这说明我跟大家相处得不错。”这点林叶衔还是挺骄傲的,身为一个非人类,能很好地和人类共处,就是本事。

  “也是,安魂处应该给你安排一个协调邻里关系的职务,你肯定能做得很好。”林叶衔其实很能干,但多数时候,他选择过简单的生活。

  林叶衔拿大眼睛斜他:“你是在嘲讽我?”

  “怎么会?”

  林叶衔哼了一声:“给我安排个去打架的活儿还差不多。”讲真的,最近没架可打,他真的是浑身难受。

  “说到傅哥找对象这事,我突然想起来,”林叶衔说,“之前傅哥闲聊的时候问过我,他什么时候会结婚。我说他是晚婚的命。我记得那次他好像跟我说,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,但毫无头绪。”

  “所以你觉得他这次遇上的事,可能与他忘记的事有关?”贺崇泽问。

  “不然我也想不出他这种命格不招阴,又在咱们隔壁做生意,家里长辈也不是多事的人,怎么会遇上这种奇怪的事。”

  “是有可能。假设真如他所说,的确是有事情忘记了,那很有可能是上辈子的事。这辈子看他面相,到现在为止,都是很顺利的,连点意外都没有过。”就算他是阎帝,也不可能随便去翻一个人类的生死簿查看前世因果,因为需要他翻开的人类生死簿,都是时辰到了,要归地府了。之前他能去找俞思的,也是因为俞思已经是鬼了。

  若真是上辈子的事,就更别指望傅北箫能想起来了。

  “得了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”林叶衔站起身,“我先去傅哥那边问问,走个过场,早点给李婶回了话,以免包卉生出太多念想。话说回来,我这符还真挺灵的,至少这次包卉看上的,不再是渣男了。”

  贺崇泽失笑,表扬道:“你说得对。”

  一旁的俞闲在心里好笑地吐槽:对什么啊?还不是一样没结果吗?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为了表扬而表扬?

  林叶衔刚走没多会儿,贺崇泽就迎来了熟人凯风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凯风这来无影去无踪的性格,上次来见他没打招呼,这次依旧这么突然。

  “遇上了棘手的事,想找你帮忙。”凯风进门后还四下看了看,没看到时林叶衔,不免有些失望。

  “什么事?”贺崇泽问。凯风的能力他是知道的,正常来说不需要他帮忙才对。

  凯风靠着柜台,没回答问题,只问:“林叶衔不在吗?”

  贺崇泽挑眉:“你到底是来找谁的?”

  凯风笑道:“这事和你们一起说比较好,他在景城这么长时间,地形比我们熟。”

  “那你是太高看他了。”林叶衔对自己守着那一亩三分地是熟得很,但除此之外,出门还是得靠导航。

  问句话的工夫,林叶衔就回来了。一进门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居然靠得这么近和贺崇泽说话,顿时皱起眉来这哪来的站没站相的人?说话说就话,靠贺崇泽那么近干什么?

  *

  作者有话要说:

  感谢支持!

第41章 鳞片 凯风:没有被好好招待!

  林叶衔面无表情地走过去, 用食指敲了敲桌子:“干什么呢?”

  凯风闻声转头,看到林叶衔,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:“哟, 小邪灵。”

  林叶衔眉头一皱,心道:你才小, 你们全家都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