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灵他啥活儿都接 第35章

作者:祎庭沫瞳 标签: 灵异神怪 强强 玄幻灵异

  凯风之前没和林叶衔接触过, 加上林叶衔脾气不怎么样, 又好打架的名声在外, 看着林叶衔的臭脸,和他预想的没多大差别, 自然不会觉得是林叶衔故意针对他。

  贺崇泽和林叶衔相处这么久, 自然知道林叶衔这是不怎么高兴的表现, 至于为什么, 他并不知道, 也没有深究, 反正这样的林叶衔也很鲜活。

  “你好, 我是老贺的朋友凯风。”凯风可不指望贺崇泽帮他做介绍。

  原来是朋友吗?林叶衔看向贺崇泽。

  贺崇泽点点头。

  林叶衔嘴上回着“你好”,心里想的却是:就算是朋友,也不用靠那么近吧?他和傅北箫、柳文质都不会这样。

  “你刚才说遇上棘手的事,到底什么事?”贺崇泽又问了一遍。

  凯风:“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说吧。”

  店里不时会有客人进来,让别人听到,恐怕会觉得他是中二病晚期或者有幻想症。

  “那去后院吧。”贺崇泽起身,自然地拉上林叶衔。

  凯风在心里吹了个口哨他这还是第一次见贺崇泽拉别人的手呢, 新鲜, 真是太新鲜了。

  在石桌前坐下, 凯风才开口道:“是这样, 最近半个月吧, 我的武器总像是被一股邪气吸引着,要去往某个地方。”

  说着,凯风拿出一把通身乌黑的匕首。匕首看着如死物一般,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死物,而是通体散发着死亡的邪恶气息,难怪会被邪气吸引。

  林叶衔没碰那个匕首,只仔细地看着它。不是不喜欢,而是这匕首上的邪气与他身上的邪气相合,他甚至觉得自己恐怕更适合做这个匕首的主人。

  与此同时,他对凯风这个人也产生了好奇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能将这样的匕首用作自己的武器?而且看样子,这匕首和凯风相处得很不错,可他在凯风身上却没感觉到半点邪恶之气。

  不多会儿,就见匕首晃了晃,似乎有意识地想去往某个方向。

  凯风按住它,继而解释道:“我来找你们之前,跟着吸引它的方向,去找了那个地方。但那地方还挺邪门,我明明往山上走了,最后却不知道怎么走回了山脚下。我试了很多方法,都没找出一点破绽,实在奇怪。”

  “是不是你不熟悉山形,迷路了?”林叶衔问。现在很多山路弄得还挺复杂,有些高一些的山,为了防止游客有危险,山路都只修到半山腰,然后就是下山路了。

  凯风咧嘴一乐:“我找路的本事放在整个安魂处,可以说没人比得过我。”

  林叶衔看向贺崇泽。

  贺崇泽点了点头。这也是凯风的一大本事,凯风有着敏锐的嗅觉和对路的记忆力。再复杂的路,让他走通也只是时间问题,极少会有他找不到的路,除非有他破解不了的障眼法。

  林叶衔没有被否定的不满,想来也是,能跟贺崇泽做朋友,多少得有点真本事吧。

  于是林叶衔又问:“你找到的那个山在什么地方?”

  凯风:“景城北郊。”

  林叶衔脑子里的小灯泡立刻亮了他或许和傅哥去过的是一个地方?

  凯风没注意到林叶衔的表情,继续说:“北郊那片和其他区域比,开发的还是差了一些,山上也没什么人,否则我还能问问路。这事正常应该报到安魂处,但你们两个都在景城,我也懒得打麻烦。而且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不清楚,万一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小事,在安魂处走一遍程序,还不够浪费时间的。”

  林叶衔拉了拉贺崇泽的袖子:“会不会和傅哥的事有关?”

  贺崇泽也想到了:“有可能。”

  “你们有线索?”凯风听出了些话头。

  “说来话长。”贺崇泽没做解释,“今天时间有些晚了,我们准备一下,明天再出发。”

  凯风一脸不解地看着他俩,他们一个邪灵,一个阎帝,还怕天晚?

  贺崇泽:“走到要去的地方,恐怕需要带上一个人。”

  “人类?”

  “嗯。他可能能破解上山的方法。”

  “哦,那行。”这就很有必要了。而带着人类的话,还是小心为上,万一出了事,还真不好交代,今时不同往日喽,连阎帝都开始遵纪守法了,他能怎么样呢?

  “我来都来了,你们是不是应该包住啊。”凯风开始为自己争取福利。

  “没地方给你住。”贺崇泽很干脆地道。

  林叶衔在心里点头。不是他还在嫌弃凯风离贺崇泽太近的事,而是真没地方,二楼已经被傅北箫占了啊。

  凯风:“……”

  林叶衔&贺崇泽:毫无愧疚.jpg

  “你这么大个店,没我住的地方?”凯风还就不信了。

  林叶衔:“你要实在想住的话,店里可以给你打地铺。”

  凯风再次无语了,他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,为什么自己到好友这儿来,不仅没得到好友另一半的热情招待,反而连睡觉的地方都俘没有。

  对于从没受过这种委屈的凯风来说,打地铺是肯定不行的,最后只能自己去找地方了。

  “你这个朋友实力很强吗?”送走了凯风,林叶衔好奇地问。

  贺崇泽笑道:“他擅长侦查、打听、找路这种事,一般想打听点情报可以找他。不过他不常在景城一带活动,平时多待在西部城市,对那边的了解更多些。”

  原来如此,难怪他没有听说过此人。

  “你和他认识很久了?”林叶衔又问。

  贺崇泽点头:“当初封印我,他也有功劳。”

  那这个人应该是相当厉害了,林叶衔想。

  贺崇泽拉过林叶衔,问:“你好像不太待见他。”

  在贺崇泽看来,林叶衔不是个多么会热情待客的人,但最起码的礼貌肯定是有的。但凯风从来到现在,连杯茶都没喝上。

  林叶衔咕哝了一句:“他站没站相的……”

  贺崇泽失笑,心道:你是忘了自己靠在我身上,坐没坐相的时候了?

  不过这话他不可能跟林叶衔说,万一林叶衔生气了,可不好哄。

  于是贺崇泽机智地转移了话题:“你和傅北箫说完李婶要给他牵红线的事了?”

  他醒来后别的没学会,在林叶衔这儿的求生欲学得明明白白。

  “说了。傅哥想都没想,说暂时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。”这个答案是意料之中。

  “那一会儿给李婶回话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晚上,林叶衔给二楼布置好阵法,才和傅北箫说了明天上山的事。但没说什么邪气、匕首之类的,只说有人发现那片区域不对劲儿,找他们一起去看看。

  人多力量大,傅北箫觉得有人来帮忙,对林叶衔他们来说也更安全。

  “我需要带什么吗?”傅北箫不是很懂。

  林叶衔倒是很悠闲,想着明天可能有架可打,就十分期待:“你带着人就行了。对了,明天就别穿褂子了,上山不方便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傅北箫笑了笑,脸上担忧难掩。

  古玩街的夜晚依旧宁静,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,不甚明亮,却是美景色。

  林叶衔睡得正好,突然睁开了眼睛,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在流动,意图破开阻碍。

  林叶衔瞬间清醒,直接就冲了出去,就连贺崇泽都没拉住他。

  店里的玻璃柜子轻微而密集地晃动着,发出低沉的声响,位于四角的符文发出微弱的光。

  林叶衔赶紧跑向二楼,只见傅北箫睡在床上,无知无觉,布好的阵法已经裂开一条缝,显然来者不是善茬。

  杯子随着桌子的抖动滚落到地上,“啪”地一声摔成了两半。而躺在床上了傅北箫却一点没被吵醒。

  林叶衔立刻从二楼的窗户跳下去,被楼下开门而出的贺崇泽接了个正着。

  “怎么跳窗呢?多危险?”贺崇泽皱起眉。

  林叶衔顾不上那么多,急道:“傅哥的意识被勾走了。”

  既然傅北箫还有呼吸,那就不是被勾走魂了,而且附近也没有鬼气,就更不可能了。只能是被勾走了意识,这大概也是傅北箫一直会做同一个梦的原因。

  林叶衔左右看了看,并没发现踪迹。

  “我们分头找。”林叶衔提议,还没等他跑开,就被贺崇泽抓了回来,指了左边:“往那边去了。”

  林叶衔没空惊讶于贺崇泽怎么知道,赶紧往左边那条路跑去。

  大概追出五百米,果然看到了傅北箫的虚影,此时的傅北箫正被一抹白光引着往前走,眼睛是闭上的,还是睡着的样子。

  林叶衔二话没说,直接把自己的枪掷了过去。

  白光还挺灵活,一下就躲开了。

  枪能刺中的点毕竟小,白光个头又不大,林叶衔干脆丢出几个火球去砸。

  白光再灵活,也敌不住火球的密集程度。在光点动作有迟疑时,林叶衔也靠近了,一把火燎了上去,白光没有发出半点声音,只冒出一缕青烟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  随着它的消失,傅北箫的意识也迅速回笼。

  林叶衔在地上发现一片黑乎乎的东西,像是光点留下的。拿起来打量了一下,用手指一抹,露出下面白色的本体,原来上面的黑色是被他的火燎的。

  “这是什么,看着好眼熟。”林叶衔举给贺崇泽看。

  贺崇泽就着他的手打量了一番,道:“是蛇的鳞片。”

  *

  作者有话要说:

  感谢支持!么么哒~

第42章 进山 主人,您回来了?

  林叶衔拿着鳞片赶回了相宜斋, 并立刻叫醒了傅北箫。

  傅北箫睡得正好,突然被叫起来,整个人是迷糊的, 但下一秒就清醒了过来,忙道:“叶衔, 我刚才做了个梦, 梦见我走出相宜斋了……”

  林叶衔点头:“我知道。不过我们并没有追到把你的意识勾走的是什么东西, 只找到了这个。”

  说着, 林叶衔把鳞片给他看。

  傅北箫一脸茫然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蛇鳞。”

  “啥玩意?”这个词对城市长大的傅北箫来说,一时没明白是个什么东西。